[登陆]   返回首页 
   文章  

登高壮观天地间——读相见迟书画篆刻作品有感

  吴勇  2014年03月28日  阅读(1309)
 

中国书画艺术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我先后于20102013年前往美国、加拿大,得以与大洋彼岸的华人艺术家有了比较深入的交流与接触。这批艺术家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尽管经历不同,艺术个性迥异,却有着共同之处:这就是,他们都是事业上的成功者,却都以对事业的拼搏与敬业执着于艺术,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求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们都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炎黄子孙的血脉在他们的艺术创作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又同时在西方的艺术语境中生根、融合,壮大。曾在纽约金融界驰骋商海而同时又具有艺术硕士学位的相见迟先生当是这些旅居海外的华人艺术家的杰出代表。

我曾用碰撞与融合概括立身于西方的华人艺术。相见迟身处美国金融中心,金融业是他的本行与安身立命之所,而真正令他魂牵梦绕、数十年孜孜以求的,却还是独具中国风格的书画篆刻艺术。中西方文化差异的碰撞产生的火花,激发了创作者如火的激情,融合和造就了新的艺术样式,并在西方的文化土壤中生根发芽,蓬勃生长。旅美期间,我穿梭于各大博物馆与图书馆之间,令我惊异的是,这里的博物馆与图书馆中中国传统书画艺术品或书籍的收藏之丰富。当然,不仅仅是来自中国的艺术,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都能在这里找到他们的身影,这样多元的文化土壤,自然造就了多样的艺术形式。

山水画最能体现中国绘画艺术的鲜明个性,在中国画艺术中占据重要地位。相见迟的山水纯以气象先声夺人,他的山水传承了中国山水画的传统技法,又融合了水彩等西方绘画技法的元素,肌理苍茫而老辣,线条凝练而精准,色彩斑斓而烂漫,老笔纷披,气势磅礴,气象弘阔,游走于世界各地大山大河间的写生作品,我们听到了他对天地大美的讴歌,看到了登高壮观的风雷激荡,而笔墨间,张大千泼墨挥洒的豪迈,朱屺瞻土石崚嶒的朴茂,黄宾虹浑厚华滋的墨趣,都在不经意间熔铸于画幅笔端。读他的山水,如读太白《庐山谣》,如听理查斯特劳斯的《阿尔卑斯山交响曲》,风云变幻,移步换景,多姿多彩。花鸟小品或清新可人,或空灵潇洒,可见作者的匠心独具。

和相见迟兄一样,我于书法钟情隶书。相见迟的隶书,尤以大字胜,上接篆籀之高古,下启魏晋之奇肆,结字正大,笔力雄厚。在古典书法宝库中,隶书是一片别样的盛景。碑版汉隶的端严浑朴中不失天真烂漫,先贤云学书先学隶,盖因隶书可养人笔下正大之气,相见迟隶书的用笔融合了先秦以来篆籀的高古与浑厚,结体则出自汉隶,《乙瑛碑》的平正雍容,《曹全碑》的波磔翩跹,《石门颂》的奇肆圆融,一一融于点画之间,至于汉隶大兴时期民间简牍帛书的笔情墨韵,明清篆隶的多姿多彩,都悄悄地调和于他的笔端。正如林散之先生论书诗曾提出过的,一幅好的书法,当“能于同处不求同,唯不能同斯大雄”,和而不同,于平正中见险绝。隶书的成就,当也来自他篆书、篆刻的滋养。学篆刻需深研篆隶,写好隶书同样对篆籀书体要有深刻的体味,方可得高古之气。他的篆刻风格多样,于方寸中见大气象,布白深得计白当黑之理,白文浸淫汉印,看得出对汉印深刻的体悟,朱文则刀法爽劲,线条苍润,可见于此道参悟之深。

近期,相见迟兄的近作将付梓并将归国作省亲展示,我们期待在江苏美术馆见到他的融合了心血与灵感的精心之作。

(吴勇,江苏省书法家协会理事,江苏省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华侨书画院副秘书长,南京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南京林业大学书法教师,南京林业大学化工学院党委书记。)
  评论

版权所有 (C) 2012 RKC8.com